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有片网 首页 版权保护 查看内容

恐怖片《午夜凶铃》20周年 你心中的女鬼,一定就是贞子的形象

2018-2-3 17:2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64| 评论: 0

摘要: 当年无数人看完《午夜凶铃》之后,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一周后死掉;或者是半夜不敢上厕所,总觉得厕所镜子里会出现一个梳头发的女人;或是看电视的时候担心里面爬出来一个女鬼,简直是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。  这部将 ...
当年无数人看完《午夜凶铃》之后,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一周后死掉;或者是半夜不敢上厕所,总觉得厕所镜子里会出现一个梳头发的女人;或是看电视的时候担心里面爬出来一个女鬼,简直是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。

  这部将恐怖渗透进日常的经典,距今整整上映20周年了。它是当代日式恐怖片的开山之作,也曾掀起好莱坞对东亚电影的翻拍浪潮,如今已经成为一种流行文化符号,披头散发的贞子几乎是“女鬼”的代名词。下文将回顾影片的诞生,再读影片的创举,看它如何搅动好莱坞。

诞生
七年酝酿,如何把悬疑小说拍成“恐怖片”

铃木光司

  1991年,30岁出头的铃木光司是个不得志的青年作家。从名校庆应义塾的文学部毕业后,他成为了专职的家庭煮夫,同时在家里办了个补习班赚点家用,业余时间写小说。就在一年前,他刚刚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《乐园》,并一举拿下了日本“奇幻诺贝尔”文学奖,算是开了个好头。

  不过他的第二本小说《午夜凶铃》就没那么幸运了,在1991年横沟正史悬疑小说大奖中惜败,只拿到一个“候补”的名头,小说的销量也不是很好。

  1991年,一濑隆重刚满30岁,他是一个心怀大志且具有个性的青年制片人。大学开始一濑就开始用8厘米胶卷拍摄电影,为了专心拍电影甚至从大学退学。不过走上社会后,他忽然又扭转了想法,立志要做一名制片人。

1988年《帝都物语》海报

  早在1988年,一濑隆重就有了他的第一部监制代表作《帝都物语》。该片以20世纪初高速发展的东京为背景,讲述企图毁灭东京的魔人施法唤醒千年前的怨灵,在计划失败后,又借灵媒之腹孕育恐怖新生命的故事。这部具有多重隐喻的恐怖片上映后票房大卖,以18亿日元跻身年度本土片票房排行榜前十。而故事中的多种元素——现代都市、古老怨灵、繁殖新生命传播恐怖等等——也与尚未诞生的《午夜凶铃》有诸多相似之处。

  初尝成功后,一濑还想要做更有影响力的作品。某天,他收到身为电视制作人朋友的一封来信,告诉他有一本叫《午夜凶铃》的小说看上去很有趣,也许可以试试改编成电影。

  行动力十足的一濑隆重当即就去书店买了这本小说,并拜访了作者铃木光司。铃木的态度也很开明:“反正没人买小说看,你喜欢的话就拿去吧。随你怎么改。”

  一濑立马召集了一些编剧来写剧本,不过写出来的东西怎么都无法令人满意。一濑的想法很明确——他要拍一部恐怖片,而编剧写出来的都是悬疑推理片,跳不出原著小说的框框。那时候日本银幕上尚未形成成熟的恐怖片类型,相应的行业资源也很稀缺。连一濑自己也无法明确讲出,他要的是什么。

《女优灵》中贞子的原型。由一名叫做李丹的中国演员扮演

  然而事情在1996年出现了转机,当年出现了一部叫做《女优灵》的作品,由新人中田秀夫执导、高桥洋编剧。后来这两人分别成为了《午夜凶铃》的导演和编剧,《女优灵》中白衣黑发的女鬼形象,成为山村贞子的原型;影片将恐怖渗透到日常的手法,也在《午夜凶铃》中得到继承。

  铃木光司一濑隆重中田秀夫高桥洋,这四个人最终走到了一起,将各自的风格融汇到同一部作品中去。经过整整7年的酝酿,电影《午夜凶铃》于1998年上映,引发轰动,并拉开了“日式恐怖片”(J-Horror)的潮流序幕。



《女优灵》海报
成功
让贞子爬出电视,让恐怖渗入日常

《午夜凶铃》小说中文版

  若要问《午夜凶铃》为什么会引发轰动,这与铃木光司的原著小说基础是分不开的。故事背景设置在当下,一名记者针对三起同时间、不同地点发生的学生死亡案件展开调查,在此过程中看了一盘被诅咒的录像带,任何看过这盘录像带的人会在七日内死亡,而揭开诅咒的方法却被消除了。

  这名在小说中叫浅川的男性记者为了活命,不得不认真调查起录像带背后的故事。他的妻女无意中看过录像带的事实,更将他逼向绝境。时间紧,任务重,浅川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拯救自己和家人,成为最大的看点之一。

  在调查过程中,一个混杂着真实和神秘色彩的历史故事浮现出来。二战后的伊豆大岛,山村志津子因打捞起被美军扔下海的古代神仙石像,而拥有了透视和预知未来的超能力。东京的伊熊平八郎教授发现了志津子的超长之处,于是把她当做实验对象,两人在此过程中产生感情。志津子产下一个女婴,也就是山村贞子,她拥有比母亲更强的魔力。

  在一次公开实验中,志津子的超能力没有奏效,她和伊熊教授因此遭到大众的唾弃。抑郁之中,志津子跳入火山自杀。年幼的贞子也受到当地人的歧视,并被送到外地的疗养院。疗养院里的日本最后一名天花患者对贞子起了色心,强奸之时却发现了她雌雄同体的真实身份。他最终将贞子杀害,并落入井中。

  现实部分逻辑严密,层层推进;历史部分风云涌动、波澜壮阔,混杂着现实和传说,充斥着一种宿命的悲凉感。铃木光司的小说的确十分优秀。

1995年《午夜凶铃:少女的怨念》中,贞子与原著相符,是个大美女

  然而在七年酝酿中,《午夜凶铃》电影对原著小说大刀阔斧的改造,成为了成功的关键。其实在1995年,富士电视台就拍过一版电影名为《午夜凶铃:少女的怨念》,也是最忠于原著的版本,却没有太大反响。

  1998年的《午夜凶铃》将主人公从两个男性,改为曾经是夫妻的一男一女,这样他们就要为了拯救共同的孩子而努力,焦点更加明确。另外,小说将历史故事进行简化,比如删去贞子是雌雄同体的设定。

  最重要的是,电影设计了电话铃声的梗,设计了披头散发的贞子爬出电视的画面。小说中仅靠“背后发凉”这样的字眼来渲染的死亡,在电影中被赋予极高的仪式感。铃声作为死亡的讯号,在电影一开始就灌输给了观众:而在影片最后,贞子终于现身的一刻,听觉和视觉的刺激重叠,将恐惧推向高潮。



  《午夜凶铃》文本另一个成功之处,是把握住了时代背景下人们的深层焦虑。在那个电视机和录影带流行的时代,影像内容被大量生产和消费,人们无防备地接受着这些内容的冲击。电影中致命的录像带,将这种焦虑具象化。

电视和录影带蕴含着人们的焦虑

  而贞子从电视机中破屏而出的场景,让恐怖更进一步。在那个年代,电视是最日常的电器,每家每户的客厅、卧房都放置着电视机。蕴藏在日常之中的恐怖,才是真正的恐怖。

  作为日式恐怖片的奠基之作,《午夜凶铃》中的种种手法——利用日式屋宅空间制造恐怖感、水的隐喻、信息和科技恐惧、没有因果关系的仇恨和报复、单亲母亲和孤独儿童、救世主的缺席等等——都在后续作品,如《咒怨》《鬼水怪谈》《鬼来电》等作品中反复出现。
走向好莱坞 
掀起东亚片翻拍浪潮

  如果《午夜凶铃》没有被好莱坞翻拍,所谓的“日式恐怖片”只是又一种日本亚文化而已。美版《午夜凶铃》的诞生,以及随后对《咒怨》《鬼来电》《鬼水怪谈》《回路》等一系列日本恐怖片的翻拍,将日式恐怖推向大众,推向全世界。

美版《午夜凶铃》剧照

  好莱坞翻拍欧洲电影的传统一直存在,但在美版《午夜凶铃》之前,翻拍东亚电影的案例极其稀少,最有名的还得追溯到60年代的《豪勇七蛟龙》,翻拍自黑泽明代表作《七武士》

  其实早在日版《午夜凶铃》出现之前,制片人一濑隆重就曾尝试让好莱坞去拍摄原著小说。他93年就在美国创立了自己的公司,做着美日电影交流方面的工作,担任了《哭泣杀神》《无路可退》等合拍片的制片人。不过当时好莱坞没人理睬一濑。“因为看了一盘录像带,所以就死掉了?美国人不会爱看这个故事的。”他被一次次地这样告诫。

罗伊·李,被称为“亚洲翻拍片之王”

  1998年《午夜凶铃》上映后,韩裔美国人罗伊·李将这部片子引到了好莱坞。他虽然顶着一幅亚洲面孔,却不会说任何亚洲的语言,对东亚文化也知之甚少。2001年他才看到3年前上映的《午夜凶铃》,以中间人身份,帮助梦工厂以一百万美元价格购得了这部电影的翻拍版权。

  2002年,由娜奥米·沃茨主演的美版《午夜凶铃》上映,这部成本约4800万美元的恐怖片,首周就以约1500万美元成绩登顶票房榜,并最终获得了1.3亿美元北美票房。这部电影在海外的反响也很热烈,在全球其他地方斩获1.2亿票房,包括来自日本市场的1400万。

  虽然不少观众吐槽它削弱原版的“神韵”,不过也不得不承认,充沛的资金和成熟的制作体系,让美版的技术和美学水平都高了几个档次。比如,娜奥米·沃茨驱车前往旅舍小屋途中,电影用了一个航拍大远景,山谷的荒凉和黄昏时分的不安氛围溢出屏幕,原版是绝对没钱这样拍的。

美版《鬼来电》

  美版《午夜凶铃》虽然经过本土化,但仍保留着原作的很多特征。它向西方观众展现了一种能看懂、又与之前所看不一样的东方恐怖片。相比西方恐怖片血淋淋的视觉刺激,东方恐怖片更加微妙,运用各种暗示来让你心生恐惧。

  《午夜凶铃》的成功让好莱坞一夜惊醒,原来在遥远的东方土地,还存在着这么一个待开掘的宝库。《咒怨》《鬼来电》《鬼水怪谈》《回路》等一系列日本恐怖片被集中翻拍,掀起一阵翻拍浪潮。

  接着,“日本”“恐怖片”的地域和类型界限也被拓宽。好莱坞将视线转向日本周围的国家地区,中国、韩国、东南亚的恐怖片也成为翻拍对象,彭氏兄弟《见鬼》和韩国恐怖片《蔷花,红莲》都相继被翻拍。而原本被认为难以翻拍的亚洲剧情片,也被好莱坞本土化,搬上大银幕。《幸福的黄手帕》《谈谈情跳跳舞》《触不到的恋人》《我的野蛮女友》《老男孩》《无间行者》《无间道》《中毒》《鬼镜》等等,名单每年都在增加。



(美版《触不到的恋人》,基努里维斯和桑德拉布洛克主演)

  事实上,日式恐怖片早已没落,除了《午夜凶铃》《咒怨》这两部真正的佳作,其他能让人记住的作品,非常稀有。而如今的《午夜凶铃》已经成为日本和好莱坞的一大赚钱IP,贞子时不时会被安排在银幕上亮个相,比如日本2016年拍了《贞子大战伽椰子》,好莱坞去年推出了《午夜凶铃3》。

  其实,《午夜凶铃》早就不仅是一部电影,贞子也早就不是一个角色,它们已经成为文化符号。提起“女鬼”,你心目中的形象一定就是贞子吧。 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返回顶部